码农乌托邦

楠哥小站

楠哥,理想主义码农,就职于Google,现居纽约。


Tag: Life


  1. 世界与远方

    工作再次变动,要离开Seattle的Office去Kirkland了。虽然变化不算大,但是六个月内连续变动三个老板,也让人觉得有些不安。 高晓松说,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老罗说,我爱这个世界。有时候觉得世界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大,生活远比想象中的可能性更多,而我自己,也一定会比想象中等走的更远、更高!楠哥,继续加油!…

    Life继续阅读

  2. NYC不会只是个梦

    东部的三日之行让人觉得去另外一个世界转了一圈,似乎坐在飞机上跨越不同的时区同时也在跨越不同世界的边缘。当两脚站在NYC地铁上,听到熟悉的报站声,才知道我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城市。其实一直以来我都特别想知道究竟NYC是什么如此吸引我,后来才逐渐明白,这个城市吸引我的其实就是“丰富”两个字,无限的可能和未知的未来,永远不会知道明天的你会是怎么样。每天都有无数的故事上演,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我就是一个过于能作的人,没有机会去NYC的时候天天折腾自己,当机会来了,我自己却又退缩了。我明白,随着我在Seatt…

    Life继续阅读

  3. 生活多是无奈

    日记本已经快要记了一本了,发现满满的都是负面情绪。似乎我开心的时候从来不会把心情写下来,但是心情不好,又不能和别人诉说的时候,写日记能给自己糟糕的情绪找到一个很好的出口。日记还有一个好处是不容易删除,多少次写在博客里的东西被我写了删,删了写,但是日记本总不能动不动就烧掉。 这段时间以来,我拼命地想把自己的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一些,可是无奈所有的事情全部都被阻塞了。工作上看不到升职的希望,生活已然进入了一种无味的循环,有的时候也很想劝自己享受当下,然而总是事与愿违,一个心事重的人,总是不能过的潇洒一些…

    Life继续阅读

  4. 那“一点儿”究竟是什么

    Seattle终究还是输了Super Bowl,而真正的痛点并不在于输球本身,而是错失了“即将到手”的胜利。一码的距离,只差一码,就可以翻盘,然而一招棋错,满盘皆输,再多的不甘心都无法改变结局。多么熟悉的感觉——“就差一点我就成功了”。 我一直都在思考,究竟差的“那一点儿”是什么?以前,我认为“那一点儿”其实就是运气,高考无非就是多错了一两道题,托福口语无非就是差了一两分。直到后来出来读书,才发现人和人的差距远远不止“那一点儿”,于是,我就疯狂的把所有的“那一点儿”都归为不够努力,作业差一点,我…

    Life继续阅读

  5. 这是每周一吐槽的节奏

    没想到FB竟然给了Onsite,后面的事情就全看运气了。但是总的说来,感觉生活杂乱的状态并没有任何的改善,一切都像是刚从洗衣机里取出来的衣服,拧在一起,而且湿漉漉的,让人完全不像理会。突然想起了大学学过的傅里叶变换,似乎我的生活就是由一堆周期函数构成的,大周期里面套着小周期,好多事情不断地在重复,只是到了这把年纪,似乎对于工作,生活,跳槽之类的,更加看不开了。更加急功近利,更加患得患失,哎,我怎么成了这么一个可悲的怂样子。 这周要面G,祝我好运。…

    Life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