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乌托邦

楠哥小站

楠哥,理想主义码农,就职于Google,现居西雅图。


NYC不会只是个梦

东部的三日之行让人觉得去另外一个世界转了一圈,似乎坐在飞机上跨越不同的时区同时也在跨越不同世界的边缘。当两脚站在NYC地铁上,听到熟悉的报站声,才知道我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城市。其实一直以来我都特别想知道究竟NYC是什么如此吸引我,后来才逐渐明白,这个城市吸引我的其实就是“丰富”两个字,无限的可能和未知的未来,永远不会知道明天的你会是怎么样。每天都有无数的故事上演,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我就是一个过于能作的人,没有机会去NYC的时候天天折腾自己,当机会来了,我自己却又退缩了。我明白,随着我在Seattle呆的时间越来越长,离开Seattle的成本就会越来越高,即便是把去NYC的时间点设定在一年之后,那也将会是一个不能被人理解的故事。一个27岁的大叔,卖掉所有的东西自己拉着行李箱来到NYC,想想都很有画面感。

后悔这种东西,是每个人都不想承认的东西,特别是对于我这种好胜心强的人来说,承认自己有后悔的感觉,就像是刮骨疗毒,从内心深处充满了抵抗。好在年轻的我们很幸运的被赐予了一些改过的机会,一切重来看似笨拙,却并不愚蠢。但愿这次从东部之行能让我想明白自己的目标,我相信我已经有了足够的答案来回答那个“为什么喜欢纽约”的问题了。如果按照以往的思维模式,时间表就应该是我的下一步任务了。但是这次的NYC之行让那个我幡然醒悟,其实所有的计划都是因为我自己没有安全感。这种自我保护式的计划常常弄得我自己疲惫不堪,所以不如从NYC的这个梦开始,潇洒一点,不再去排定时间表和路线图,给自己多一些自由和空间。如果一年后我出现在NYC,并不是不可能;或者五年后我才能回到那个城市,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何必自己造一副枷锁把自己绑住呢,潇洒一些,可能一切就都会好了。

最近的文章

世界与远方

工作再次变动,要离开Seattle的Office去Kirkland了。虽然变化不算大,但是六个月内连续变动三个老板,也让人觉得有些不安。 高晓松说,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老罗说,我爱这个…

Life继续阅读
更早的文章

生活多是无奈

日记本已经快要记了一本了,发现满满的都是负面情绪。似乎我开心的时候从来不会把心情写下来,但是心情不好,又不能和别人诉说的时候,写日记能给自己糟糕的情绪找到一个很好的出口。日记还有一个好处是不容易删除,…

Life继续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