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乌托邦

楠哥小站

楠哥,理想主义码农,就职于Google,现居西雅图。


这是每周一吐槽的节奏

没想到FB竟然给了Onsite,后面的事情就全看运气了。但是总的说来,感觉生活杂乱的状态并没有任何的改善,一切都像是刚从洗衣机里取出来的衣服,拧在一起,而且湿漉漉的,让人完全不像理会。突然想起了大学学过的傅里叶变换,似乎我的生活就是由一堆周期函数构成的,大周期里面套着小周期,好多事情不断地在重复,只是到了这把年纪,似乎对于工作,生活,跳槽之类的,更加看不开了。更加急功近利,更加患得患失,哎,我怎么成了这么一个可悲的怂样子。

这周要面G,祝我好运。

最近的文章

那“一点儿”究竟是什么

Seattle终究还是输了Super Bowl,而真正的痛点并不在于输球本身,而是错失了“即将到手”的胜利。一码的距离,只差一码,就可以翻盘,然而一招棋错,满盘皆输,再多的不甘心都无法改变结局。多么熟…

Life继续阅读
更早的文章

打个盹都能有感慨

很难想像,在离开纽约接近两年后的某个下午,某个人竟然还会不和谐的出现在你的梦里。人真是有意思的动物。…

Life继续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