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乌托邦

楠哥小站

楠哥,理想主义码农,就职于Google,现居西雅图。


裁员第一日速记

正如各大媒体预期的一样,裁员还是来了。只是1.8万人这个数字,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今天是第一天,我还们组暂时还算安全。IPIX整个组都被裁掉了,有Partner Engineer, Principal Engineer, Senior Engineer,当然也有我这种普通的Software Engineer。昨天还在一起发邮件讨论bug,今天他们就离职了,残酷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词汇。不管平时performance review多么好,高层只要决定不需要这个产品了,就通通裁掉。还有一个在微软工作了25年的老码农也被裁掉了,真不知道这些人今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

晚上在论坛上刷帖,Seattle版基本被裁员的事情挤爆了。似乎OS组是重灾区,华人是重灾区,Tester是重灾区。让人欣慰的是,华人立刻成立了所谓的“被裁员工互助会”,好多微软的前雇员么发来大量的招聘启示,还有没被裁的员工提供模拟面试和简历修改,在美国三年都没有见到华人这么团结过。

看到Mini MSFT上的一句话,we lost our way when Bill left, and we lost our soul when Kevin Turner was hired。我真不知道该对现在这个印度裔CEO抱着什么样的感情,但是我知道,我对于Microsoft已然不是像入职时那样充满希望了。

但愿明天不要被裁。晚安。

最近的文章

打个盹都能有感慨

很难想像,在离开纽约接近两年后的某个下午,某个人竟然还会不和谐的出现在你的梦里。人真是有意思的动物。…

Life继续阅读
更早的文章

王小波是对的

一切痛苦都来自于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越来越觉得被无数人拿来感慨的句子说的是这么对。总觉得自己努力工作应该得到应有的回报,但是机遇这种东西毕竟不是常常都有的。事实上我是非常幸运的,IT业的蓬勃发展让我少走…

Life继续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