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乌托邦

楠哥小站

楠哥,理想主义码农,就职于Google,现居纽约。


很久之前写的,忘了发上来

两次爽约之后,终于在这次去了Baltimore。其实逃离NYC的心情早已没有那么的迫切,但是生活实在是太过无聊,为自己安排一个美妙的周末也不错。

这个假期应该是来美国之后最正常的一段日子,因为再也不用熬夜写程序,每天干一个小时活儿挣一个小时钱,下班之后完全在也不去管那些无聊的脚本语言了。每天的饮食也不再是单调的川菜和美式中餐,在大家的带领下在曼哈顿的每个角落寻找美食。生活也更加的美国化,gym成了经常光顾的地方,大规模出汗对于减肥还是很有帮助的。只是这样的生活却是建立在极度的寂寞上的,每天在不想上班和不想不上班的过程中纠结着,颇有一种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混日子的心情。

先说说实习吧,毕竟已经好久没有说过这种正经事儿了。Thomson Reuters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公司,绝对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企业,只是和我的八字似乎有些不和。从入职的第一天起,各种奇怪的问题就在我的身上发生了,最坑爹的莫过于莫名其妙的被分配到了做front-end的岗位。一个完全没有CSS和JS经验的人,竟然上来就要用dojo这种东西,真的有些hold不住。于是实习生活的前几周就变成了刷w3school和配环境的不断循环当中。其实不是很喜欢TR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自己的岗位完全和computer science不沾边,全都是在做software engineering的工作,自己完完全全成了Eikon这个庞大的软件流水线上的一个机器。组里分配下来一个ticket,我就把他做了,之后提交,等着code review,通过之后代码迁入版本库,再接下一个ticket。生活完全没有乐趣,没有成就感。这就好比,一个搞建筑设计的设计师,你让他去搞园林设计就已经很恶心了,结果发现设计方案已经全都定了,你只能按照一个很好或者很烂的方案把图描出来。其实我一直都没觉得TR很好,但是有很多朋友还是很享受这里的工作的。很多人觉得这里的收入不错,工作还完全没有压力,但我觉得这正是这里的悲剧所在。从组里员工的年龄就可以看出来,搞it的竟然有这么多的头发花白的老人,可见这应该是NYC比较适合养老的地方了。估计9月又要加入到投简历的大军去了,还要继续刷career cup上面的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我喜欢的岗位。

再来说说这段时间昏头昏脑的事情。事实上,前段时间自我否定和极度的不自信一度充满了自己的内心。我生平第一次意识到了原来“学习工作”并不是生活的全部,意识到了很多学习与工作之外的技能也是非常的可贵和重要,也意识到了上进心和执着并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这些东西只能解决很小的一部分问题。我真的是慌了,和么多年来所经历和学习到的所有内容竟然在现在看来是那么的没用和那么的错误,曾经的成就感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我的一种幼稚的感觉。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只是觉得需要做的很多,却无从下手。总之,价值观被颠覆非常痛苦,我需要一些人和一些事来拯救我。

最近的文章

旅行的启示

1. 真心觉得自己弱爆了。不是诋毁自己的家乡,确实内蒙古不是一个文化宝地。尽管黄河九曲,唯富一套,但是文化这种东西不是几年、十几年能积累起来的。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文化底蕴也确实很匮乏。以前自己都…

Life继续阅读
更早的文章

五年

五年前的今天曾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只是现在,这个日子再也没有意义了。…

Life继续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