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乌托邦

楠哥小站

楠哥,理想主义码农,就职于Google,现居纽约。


忙碌中的一片水文

很久没有写这种歇斯底里的东西了。不过忙碌的时候其实还是很单调的,所以简单记录一下自己的生活,也算是一种调剂。

这个学期明显比上个学期事情少多了,看来选课的策略真的很重要,然而不幸的是,压力确比上个学期大。这种压力已然不来自于是急迫的证明自己,而是想寻找一条自己喜欢而又正确的道路。实习找的没有想象中顺利,但是面试却没有想象中的困难。Three Byte发挥的不错,不知道有没有希望,下周的amazon据说也不是很难,还要继续加油。

在US呆的时间越长,越发现以前在川大所在乎的、所拥有的全部都成了过去。在一切都变得不值一提以后,才发现GPA、论文、项目、奖学金、学生干部的头衔等等原来都是浮云而已,唯一留下的只是想要“证明我行”的这样一个不变的想法。只不过,现在不仅仅想“证明我行”,更想“以我的方式证明我行”。其实我的网站也是从川大留下来的,所以为了守住这些能够唤起我美好回忆的东西,现在又开始更新它了。配属的.info站也不断的在改进,但愿这些微小的积累,有一天能起到大的作用。

实验室做的东西比我想象的有趣的多,看kender的意思下学期可能还可以继续做。对Vision的兴趣越来越浓,如果毕业的时候突然打算申PhD,估计也不会令我惊讶。然而,这又回到了那个最开始的命题,Vision是我喜欢的,但是真要是做Vision的PhD恐怕工作就玄了,至少现在看来这是CS里面就业前景最不好的之一。我可以做我喜欢的事情,同时证明我行么?

星座说我今年有桃花运。桃花运没来,都是在开学的一段时间内认识了不少朋友。或许是在CS泡久了,对于某些学科的人真的是无法忍受,无法忍受到已经找不到任何的形容词来概括所不能忍受的“点”在哪里。2月17日是我不对,不应该在renren这样的平台上发牢骚的;但是我可以某某行动,比如我已决定,对于没有在国外定居的中国人发来的英文短信一概不回(仍然是两个条件除外:不能发中文的和不知道我能收中文的)。好吧,我确实没有一颗文化包容的心,我这样做确实也很2B,但是这样可以让自己好受些。你可以选择不发中文,我可以选择不发短信,我觉得这很公平。一个人过久了或许真的会变得孤僻,但是我至少还知道在所有的朋友中,有些朋友可以当做家人,有些朋友可以当做朋友,有些朋友还是当路人更舒服一些。

水文至此,该抒发的感情已经抒发了,该吐的槽也已经吐了。呵呵,本文完美收官。

最近的文章

“打气文”

集中面试+两个期中考试+若干due+Research的一筹莫展,这是下面两周的不完全统计。 平静的表面背后其实是黑暗的深渊,看到身边的人如此认真的过着每一天,突然觉得过去的一个多月自己有点太水了。PL…

Life继续阅读
更早的文章

楠哥拟提供免费的Linux练习环境

长久以来,广大国内CS专业的学生都没有一个Unix/Linux编程练习环境,以至于很多学生竟然完全没有机会学习Makefile等技术。现在,楠哥打算抛砖引玉,逐步建立一个免费的Linux平台练习环境。…

Technical继续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