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乌托邦

楠哥小站

楠哥,理想主义码农,就职于Google,现居纽约。


我的2011

2011年即将过去,于是我又要极其“庸俗”的总结一下这一年的故事。这一年,大学毕业了,这应该是最大的变化。虽然这种变化远不及高中到大学的变化大,但是很多问题仍然值得思考和总结。如果2012真的是世界末日的话,或许这就是我最后一篇的跨年日志了。

关于川大·关于成都
川大和成都应该是我这四年来最常提到的话题,毕竟一年要有9-10个月在这里度过。大一的时候曾经很厌恶川大,觉得这里完全不是我想要去的地方,而毕业的时候,又发觉自己完全离不开这里。临近毕业的时候,破天荒的高调地参加了“计科之星”,作为计算机学院为毕业生颁发的最民主,最独特的奖项,谁获奖已然不是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结识了一批相见恨晚的朋友,特别是对于我这样一个四年来远离计科大本营的人来说,这些朋友十分可贵。毕业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是白天醒酒,晚上喝醉的生活,和不同的人们一起抱头痛哭。因为本科四年,有三年都是在社团联呆着,而且曾经调过三个班级,搬过四个寝室,所以有很大一部分朋友都并不是在同一个学院。毕业前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尽管被那帮室友们嘲笑了许久,但毕竟算是不留遗憾的离开了川大。其实,离开川大后,我依然和以前一样不时的打开川大的主页看看,甚至会登陆川大的邮箱刷刷邮件,尽管什么都没有,但是这种感觉会让我觉得很幸福。

川大地处成都(官方说法是四川大学是国家部署在西部的一所教育部直属、部省共建的副省级高校,我想会有人明白为什么我要专门解释一下),所以成都同样对我产生了十分巨大的影响。哥大的同学问我为什么很少提到我的家乡,我想一方面是因为和成都相比,我认为包头毕竟是一个历史文化相对匮乏的城市(包头人不要骂我,请注意限定词“我认为”、“相对”),即便土生土长的包头人也很难称包头为历史文化名城吧;另一方面,在包头生活的20年,基本都被禁锢在各式各样的学校当中,很难找到机会用心去体会这个城市的历史与性情。所以,这样看来,对于成都的爱也就顺利成章了。真正了解成都,开始于和社团联的朋友们一起去成都的四处寻找美食。这段时间,我才真正体会到成都为什么叫做美食之都。大家开一两个小时车,打若干个电话只为了去跑到华阳去吃芋儿烧鸭,或者大家一大早跑到超级远的菜市场只为了买两袋春卷拌菜去野餐。对于吃货来说,成都绝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各种美食千变万化,我想很难有谁能总结出川菜有多少菜品,因为即便是最不起眼的食材,总会有人想出极佳的烹饪方法。当然除了吃,成都另外一个让人觉得可爱的地方在于那里的人们十分知足。尽管知足会有一千一万种不好,但是在成都呆久了就会慢慢喜欢这里的这种感觉。曾经觉得这种知足是不思进取,后来发现其实这是成都人的生活智慧。对于忙碌的其他城市的人来说,尽管高职高薪,却难以享受生活,究竟是知足的成都人更幸福还是那些大城市的“漂儿们”更快乐?更何况,知足的成都人未必就没有高职高薪,即便大城市的“漂儿们”在收入的数字上有一定的优势,也无非是把钱全部交给了房地产商而已。离开成都之前,我对着成都大喊“成都,我会回来的!”,但愿将来,我真的能够再回到这里,不再作为过客,而是成为一名真正的成都er。

关于留学
8月16日,我终于踏上了美利坚的土地,然而,这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国。刚出机场,一位华人模样的黑车司机凑过来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和我说“要打车么,同学?”,我感觉一下子就会到了成都双流机场的出站口。来到学校,更是发现周围全都是中国人,于是,用中国制造的东西,看中国新闻,用从中国带来的盗版软件编程成为了我每天的生活。其实,中国的影响力十分强大,来的第一周去哥大小馆吃饭发现老外用中文点菜,用筷子吃饭,着实让我吃惊。开课之后,computer vision这门课中专门讲到了中国古代墨子的某个理论,也让我不得不赞叹中华五千年文明之强大,尽管对于这样强大的文明,我却并不了解。

在美帝的这段日子里,语言进步之缓慢也是比较出乎意料的,所谓用一个月口语就极其流利显然是一个传说。两周到四周的时间大概只能消除说英语的恐惧感,真正要炼成绝佳口语,绝对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现在口语较好的朋友在我看来也基本都停留在两种状态,一种是特别能说但是表达效果一般,另一种是说的特别地道但是表到范围有限,可见语言的训练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当然我和这两种情况都差的远)。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发现我完全没有机会说话(无论英语还是汉语),这甚至让我觉得整个语言能力都在下降,后来才发现没话找话是个不错的方式,于是UAH的管理员就不幸的成为了我的义务语伴,不过他们人真的很不错。

关于美帝的学习,或许是我最大的收获。和本科之间的各种水与酱油不同,编程量成倍的增加,让我自己不得不觉得距离“程序猿”越来越近。其实,来之前曾经想过这里的竞争压力一定很大,给自己定的目标也不需要太高,然而开课之前某复旦女确实是刺激到我了。如果有人当着我的面指出川大不如复旦好,我想我不但会欣然接受还会列举出川大种种的让我失望的地方;可是如果有人觉得仅仅因为我是川大的同学你是复旦的同学就不屑于与我说话的话,那么我就真的要被点燃了。于是,这种刺激似乎成为了一种动力,让我在接下来的四个月中有了一些新的奋斗目标。特别是在期中考试完败之后,真的感觉要尽全力拼一把,总算最后的考试结果算是能对自己有个交待了。想当初毕业的时候在1718次绿皮车上和江儿谋划的两个20%,但愿能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拿下其中的一个。

关于朋友
2011年的寒假,我自成都出发,经重庆、武汉、厦门、杭州、上海、苏州、南京、天津完成了我毕业旅行的第一部分;2011年的暑假,我自包头出发,经北京、济南、潍坊、深圳、厦门、天津完成了毕业旅行的第二部分。一方面,我十分享受背包旅行的感受,可以让自己非常认真的思考一下自己的过去和未来,另一方面,可以在旅游的时候见一见那些过去的朋友们。第一次到天津,让我办了至今为止最大的糗事,第一次到深圳,让我真的开始羡慕生活即将进入正轨的兄弟,第一次到厦门,让我发现原来一个城市原来可以这么浪漫。或许,毕业旅行更重要的是见见那些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朋友们,“想他们了”或许才是我内心最最真切的感受。如果有一天,有人发现我一个人背着书包到你居住的城市找你,那么一定是一个大男生(或者到时候是老男人)在委婉地表达我想你了的意思。(现在还记得晓晨和大叔跑到潍坊来见我的情景,寿光美味的小黄瓜加上啤酒和郭德纲,那一晚上确实很爽啊)

很幸运的是,远离祖国后,竟然还能够和原来一个圈子的人时不时在纽约聚个会,让人感到无比的激动,很多次,让人感觉自己已经回到了国内。虽然越来越多的朋友离开了我们,有的工作或者入伍,有的在国内读研,有的还在为出国或者是考研努力,但是只要是再坐到一起,大家总还是有的说有的聊,还是像当初一样的默契。他们对我的的建议我还是会非常认真的考虑,他们的评价还是会影响我的决策,这样的感觉是很难在新朋友身上找到的。而对于在哥大新认识的新朋友们,更多的是一种佩服的成分。貌似大家都是各有所长,每个人都极其给力的,这种状态会让我感到一种持续的兴奋,同样也是一种让自己不断学习和奋斗的动力。

关于理想和我的2012
理想似乎是一种最虚无缥缈却又给人持续动力的东西。在来美帝后最痛苦的一段日子里,我把老罗的一句话贴在了墙上“通过实现理想证明实现理想是可能的”,希望以此来激励自己。事实上,让我说出我的理想究竟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或许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来缔造自己的幸福生活,这既包括幸福生活本身,还包括创造幸福生活的过程。如果未来,我能够以我所学,成为某项被广泛应用的、不可替代的IT服务的开发者,我想我就是幸福的了。这样的幸福既简单又复杂,就要看我的命运和机遇了。

关于我的2012,自然是希望能够拿到好的实习与工作offer,能够有一个稳定生活的基础。当然,我的思路是既不需要鸟枪法漫无目的投简历,更不需要张牙舞爪的上多大的排场,仅仅是希望能够通过提高自我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标。当然,实践起来必然有一定的难度和变数,但是一个人做事的方式是很难改变的,或许会在经历一些事情后有些调整和变化,但是绝对不会发生重大的逆转,否则,我就是不是我了。不知道明年这个时候,再翻开今天这篇日志,我能不能将这样的愿望彻底实现。

至此,似乎在我的2011中,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没有提到。只能说生活造成这样的现实,虽然无奈,但是我会努力改变。正所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企在朝朝暮暮”(有点酸,其实我觉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更适合我这样,或者说我们俩这样的吃货引用)。我会努力改变现状的,需要的只是时间,请相信我。

流水账似的写完了我的2011,突然有点想把他全部删掉的冲动,或许写日志享受的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吧,不太希望日志成为某种工具。不过还是贴出来好了,算是对自己生活的一个记录。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提到,比如自己的网站,比如美国的学习,一定找机会再仔细的说说。

2011年12月30日
Niagara至NYC火车上

最近的文章

《图书馆笔记本防盗器》工程测试版发布!

楠哥软件2012年全新上线!楠哥软件第一弹之图书馆笔记本防盗器工程测试版发布了! 很多同学都为图书馆丢电脑烦恼不已。当一个人在图书馆自习时,难免会因为接电话、上厕所或者查资料暂时离开座位,这就为心怀…

Technical继续阅读
更早的文章

声明

    本站已经按照有关方面的要求,对本站内容进行了细致的核查,现已完全删除了相关的违规文章,并将于近期重开。网络上所流传的任何对这些文章的转载、复制、抄袭及再创作,本站…

Technical继续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