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乌托邦

楠哥小站

楠哥,理想主义码农,就职于Google,现居纽约。


不再功利的生活

昨天晚上睡觉前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给干事发短信,今天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又是社团联的事情。长期以来,已经被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而困惑,同时也在不停的思考这样做还有没有意义。事实上,到现在这个地步,学生工作还有意义么?该认识的人基本都认识了,该做的事情也做了,确实觉得这样重复的浪费时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做了副主席又能怎么样呢?或许又是痛苦一年。确实,还有很多事情要等着我去做,比如说去学东西,去考证,离开学校以后,这些知识显然要比那个低调组织的一个任职证明书值钱的多。但是,权利的欲望总是让我放不下这些,总是在挣扎和徘徊。我想学习,想背单词,特别是最近发了疯似的想去香港读研。还要不要在社团联做下去,学生会已经辞掉了,究竟要不要再挂一个名呢?人生总是这样的徘徊和犹豫,让人无法捉摸透,哎~

最近的文章

终于能休息一下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自从开始上二专班,周末便没有了。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去报的名,因为五一也没法到处走动了,但是我知道我要什么,所以苦点就忍了吧。本来这个学期选了58个学分,可是真的太累了,于是又退了六分…

Life继续阅读
更早的文章

情人·节

情人节来了,我的第四个,又不在一起。这年头节日多,光情人节就一年两度,新闻说前端时间又新成立了一个“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或许有一天真的会是天天过节了。 晚上和贾去“坐了坐”,呵呵。说了很多知心话。现…

Life继续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