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乌托邦

楠哥小站

楠哥,理想主义码农,就职于Google,现居纽约。


情人·节

情人节来了,我的第四个,又不在一起。这年头节日多,光情人节就一年两度,新闻说前端时间又新成立了一个“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或许有一天真的会是天天过节了。
晚上和贾去“坐了坐”,呵呵。说了很多知心话。现在留学热比金融风暴来的还要猛烈,貌似除了大宝要保卫祖国以外,其他的都在考他们的GRE和托福。不过在我看来,这些同学至少有一半不会出去的,或许是不能,或许是不想。另一方面,其实很多奋斗不一定要说出来的。那些没有说什么的孩子,说不定哪天就会突然成为了牛人,作出了牛事,出国自然就不算是什么了。事实上,我觉得我们真的急需一种务实冷静的头脑,不是大家要考GT,我就考,而是要明白自己的远景和长期的规划。而我,现在却没有。
曾经对生活是清楚地,弄绩点,发论文,考认证,进实验室,只要是能为我到那个地方去加劲我就努力去拼。然而,现在全乱了。果真是人生就像盆中鲜花,生活就像一团乱麻啊。对未来真的是很无知,很无奈,很踌躇。不知道究竟要怎么样才可以让生活在总体上保持快乐和幸福。仍然是羡慕卫的生活方式,比我洒脱的多。
假期就要结束了,以一个人的情人节结束。是失落,是伤感,还是悲痛呢。事实上,有情人,节也就无所谓了。

最近的文章

不再功利的生活

昨天晚上睡觉前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给干事发短信,今天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又是社团联的事情。长期以来,已经被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而困惑,同时也在不停的思考这样做还有没有意义。事实上,到现在这个地步,学生工作还有…

Life继续阅读
更早的文章

小狼离去

突然发现,人生真的是多变,今天还在一起吃串串,明天就跑的地球的另一边了。生活,又单调了一点。。。。。。…

Life继续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